寰宇导航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潮流时尚
北京医疗队将启动收治疑似感染者
发布时间:2020-01-31


昨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12层隔离病房清洁区内,换好装备的医疗队员。


昨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护理人员正在布置新改造的疑似患者病房。本版摄影/新京报特派武汉记者 陶冉


【日志记录人】
韩遵海 北京医疗队队员 北京同仁医院护士

  武汉协和医院西院住院楼10层改造,将收治疑似患者;抵达第三天,25位确诊患者入院

  新京报讯 (特派武汉记者戴轩)昨日是北京医疗队抵达武汉的第三天,继前天医疗队接诊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到昨日15时,已有25位确诊患者入院。

  北京朝阳医院ICU主任医师唐子人介绍,截至昨日15时,武汉协和医院西院12层病区一共收治25位患者,病情差异较大,整体以轻症为主。其中,部分轻症患者有所缓解,经过治疗后体温下降,有的已经不发烧;部分重症患者,进行药物治疗、氧疗、静脉注射抗生素,病情相对平稳。

  当日,武汉协和医院西院住院楼10层也启动了最后的改造,北京医疗队队长刘立飞介绍,除了12层65张床位外,医疗队还将负责10层的收治工作。这一层共有20间病房,用于收治疑似患者,因此都是单人单间。如果患者确诊阳性,可以上转12楼接受治疗。

  该层改造与12楼一致,新设隔离墙、统一分区与进出流程,医护人员的排班也已定好。北京友谊医院ICU副主任医师刘壮介绍,昨日下午,该病区正式开诊,截至晚上九点半,收治疑似病例15人,接近满员。

  1月30日 星期四 武汉 晴

  今天终于上一线了!

  7点,洗漱、吃饭,8点坐大巴去医院。前线物资紧缺,听说医院中“刷手服”(即医生贴身穿的衣服)不够了,特意带了一身秋衣秋裤替代,果然派上了用场。

  9点,穿戴完毕,进入隔离区。这还是我第一次穿隔离服上班,进去十来分钟,身上又闷又热,好在忙活起来后就适应了。

  我们护理组的组长曾宪红老师是一名参加过SARS抗战,也有着多年的护士管理经验。因为武汉协和医院西院不是专门的传染病医院,曾老师和协和本院的老师沟通后,让我们和协和的护士一对一结对子,并将病区分成了四个区域和四个护理组。各区分管各组工作,这样哪怕同时来四位患者,也能一并收下。我本身就是ICU护士,因此分管偏重一点的区域。

  10点,给患者测量血氧、体温。

  进污染区之前,协和的一位医生告诉我们,一位82岁的老爷爷情绪不太稳定,他正好在我的病区。老爷爷有点耳背,没有家人、独自在陌生环境,可能比较焦虑。我担心他的情况,每隔一段时间就去看看他,陪他说话,告诉他北京的医疗护理专家都在这里,让他放心配合治疗。他吃不下盒饭,反馈给专家后,专家开了一些可以口服的流质营养液。这之后,他的状态好多了,能安心休息了。

  旁边还有一个大叔,情况稍好,可以下地、进食,呼吸道不适症状明显,也存在焦虑情绪。回来跟小伙伴沟通,大部分患者都有这样的心理问题,对疾病恐惧、对隔离空间不适应,这就需要我们在治疗护理的同时,不断做心理疏导、给他们加油打气儿。

  下午1点,陆续新收了6名患者,2个入住我分管的区域。

  护理“新冠”患者,和在监护室护理重症患者有些不同。重症患者基本都是卧床、意识不清、无法沟通;这儿大多神志清楚,但由于严密的防护(他们要戴口罩,我们穿着厚厚的隔离衣防护服),沟通也不容易,这就需要我们更频繁地出现,给他们安全感。

  到离开时,病区里一共住进25位患者,状态比我预想的要轻很多,疫情一定能得到控制。能让他们觉得好受点儿,我也非常开心。

  下午3点,从隔离区出来,脱下防护服,身体已经湿透。七八个小时没吃没喝,但不觉得累,反而有点兴奋。

  进去之前,担心自己不能胜任,顺利完成这一班,变得充满信心,我是可以的!北京的领导、亲人和小伙伴们请放心,我们一定能战胜“新冠”,安全归来!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