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导航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明星私房菜
央视新闻入驻B站:继学习平台后,年轻人在B站追新闻
发布时间:2019-12-15

新京报讯 12月8日,央视知名主播朱广权,在央视新闻B站官方账号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向B站(bilibili弹幕网)用户官宣——央视新闻正式入驻B站。


朱广权在B站。



事实上,主流新闻媒体和政务机构入驻B站正在形成一股风潮。除了央视旗下媒体矩阵,包括观察者网、环球时报、中国日报、诸多地方共青团等机构早已入驻B站。其中,也不乏如共青团中央、观视频工作室、央视频等粉丝量数百万的知名UP主。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主流媒体和政务机构选择将网络平台作为重要的宣传阵地。这些探索不乏成功案例,例如央视。央视以贴近现实生活、与时俱进的报道风格深受网民喜爱。如《主播说联播》《康辉vlog》合集等栏目在B站上圈粉无数,诞生了许多在网友间口耳相传的“名场面”和金句,如点评中美关系时批评美方所用的“怨妇心态”、“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等。


而去年,凭借诙谐押韵的文案、与手语播报员的反差萌而在社交媒体上爆火的朱广权,则是央视为革新新闻报道形式所做努力的集大成者。去年末,央视更顺势用朱广权的个人形象推出了央视新闻首款表情包“记者小朱贺新春”。



央视积极拥抱年轻人并非偶然,据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的预测,到2020年,Z世代将贡献中国在线文娱市场消费的62%。拥有创作能力和表达欲的年轻人,是主流新闻信息的重要传播者,甚至成为二次创作的内容生产者。


严肃新闻同样也是年轻人的刚需。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已经30岁,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而与社交媒体同步成长的00后也迫近20岁大关,即将迈入社会。他们对关系自身利益的时政、经济新闻,对国际事务的了解意愿都在增强。只是在过去,年轻人与主流新闻存在语言形态、收视习惯上的矛盾。而进一步解决该矛盾,则是主流媒体和政务机构选择B站的原因。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视频平台用户似乎天然对长视频存在抵触心理。在入驻视频平台时,新闻机构甚至会刻意控制内容时长,不可避免的牺牲了一部分新闻题材和专业性。但以央视新闻一期节目《医保局专家"灵魂砍价",企业代表当场流泪》为例,央视新闻在B站上传40秒新闻片段后,因用户强烈要求,又上传了时间长达15分钟的完整版医保谈判新闻。随后视频播放量迅速突破85万,收获数千条评论和弹幕。


用户留言。



看似不可兼得的分歧,却在B站被弥合了。这是因为B站的高知识素养用户和和谐的社区氛围,使得B站社区对内容的需求并非单纯、片面的娱乐,相比其他平台来说,他们对有价值和调性的内容需求庞大、多元化且更加宽容。


B站用户对高质量严肃新闻的需求,与对学习类内容的追捧本质一样。


今年上半年,“B站是全球最大学习平台”的说法在网络上不胫而走。B站数据显示,2019年有2027万人在B站学习,相当于高考人数的2倍多;被B站用户称为 “study with me”的学习直播,已晋升为B站直播时长最长的品类。


新闻与物理、法学、语言学等内容一样,是“学习内容”的一部分,是B站的年轻用户渴望了解世界、参与公共事务的重要途径。B站也为观看新闻的用户提供了绝佳的学习氛围。如观视频工作室的视频节目《法国:中国人想分裂欧洲…… 中国:300架空客 法国:成交》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世界发展研究所研究员丁一凡,通过一带一路巴黎峰会,阐述一带一路政策的目的和欧洲主要国家的态度转变。


B站学习视频。



弹幕和评论对视频内容进行了更深度的挖掘,有经济学背景的用户补充了欧洲工业衰败的背景——产业政策发展史,并科普了凯恩斯主义和哈耶克主义在西方的碰撞等内容。就像用户在弹幕中自我调侃时所说,“妈妈你看,我在B站追新闻呢”。未来,B站或将成为主流新闻媒体和政务机构与年轻人交流的重要桥梁。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何燕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